沙尔克04劳尔
社會調解優先,法院訴訟斷后
浙江大力推進“訴源治理”,實現矛盾糾紛源頭化解

  “我們碰個頭,說一說各自負責的網格有什么情況吧。”4名網格員圍著桌子坐了下來。

  “我這里有兩戶家庭搞不好可能要鬧到法庭上去了。老王和隔壁鄰居因為宅基地的事情,發生了爭執,差點都打起來了。”

  “不行!我們得趕緊去做思想工作。”

  這是微電影《融合》的開頭一幕。有了矛盾糾紛,除了上法院還有什么辦法解決?《融合》講述的永康“龍山經驗”便是最好的回答。

  實際上,影片里的矛盾糾紛調解故事在浙江各地真實上演著。隨著“龍山經驗”“普陀模式”的生根發芽,一個由黨委領導,覆蓋鎮域、縣域和網絡“三位一體”的矛盾糾紛大調解工作格局正逐步形成。

  “社會調解優先,法院訴訟斷后”,浙江大力推進“訴源治理”,將更多矛盾糾紛化解在基層、消除在萌芽狀態。數據很說明問題:2018年,全省法院收案176.8萬件,增幅由2017年的14.8%下降至3.4%,近5年來收案首次出現個位數增長,其中37家法院收案數出現負增長;今年1至4月,收案數繼續保持良好態勢,增幅繼續趨緩,僅為1.5%,與此同時,主要辦案質量、效率、效果指標繼續保持在全國前列。

分層遞進過濾

  矛盾糾紛多發、法院案多人少矛盾激化,6年前,永康龍山鎮面臨這樣的問題,尤其是農村基層自我管理、自我凈化功能弱化,糾紛解決模式單一,令當地黨委政府頭疼不已。在永康市委政法委的指導下,近年來,龍山鎮黨委政府做了許多頂層設計,推動設立鎮級矛盾調處中心,實現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分層遞進過濾。

  “對糾紛反應最靈敏、最先發揮作用的,應該是網格。”在龍山鎮,這已經形成一種共識。按照調處中心的流程,糾紛發生后要經過三道調解程序,第一道便是由村書記、主任先調,第二道由鎮里行業、綜治再調,第三道才到法庭調解或者速裁。

  有了“村鎮先調、法庭兜底”,龍山法庭基本實現將轄區內的傳統民事糾紛化解在訴前,收案從2013年的806件下降到2018年的413件,降幅達50%,并實現了連續3年無行政復議和進京信訪案件。

  目前,“龍山經驗”正逐步從“盆景”變為“風景”,過去不少案件較多、案多人少矛盾突出的地市,收案數明顯下降。臺州地區今年一季度全市法院收案下降21%,20個人民法庭有19個收案數下降,其中溫嶺石陳法庭收案下降43%。

一站式化解

  堅決把非訴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積極融入黨政主導的矛盾糾紛化解體系中去,在舟山普陀,有了更為徹底的做法。

普陀區法院速裁庭法官組織當事人進行司法調解.jpg

普陀區法院速裁庭法官組織當事人進行司法調解

  普陀區法院將訴訟服務中心整體搬入了區委設立的社會治理綜合服務中心。中心有14家職能部門和13個行業調解組織,屬地性強的糾紛由人民調解組織化解,專業性強的糾紛由行業調解組織化解,重大敏感的糾紛由基層黨政力量化解,確實無法化解的糾紛再到法院訴訟,各個部門、組織各司其事,糾紛分層過濾。

  前不久,入駐中心的法院訴訟服務中心和法律援助中心同時收到了一起離婚案件當事人王某送來的錦旗。

  王某原本和前夫張某協議離婚,孩子撫養權歸張某,但考慮兒子還小,暫時還是跟著媽媽王某。2017年,兒子突然患病,王某帶著他前往寧波、上海、北京等地治療,期間花費了49萬余元。巨額的醫療費讓王某無法承受,而張某又不肯分擔,無奈之下,王某找到了法律援助中心求助。

  入駐中心的法律援助中心第一時間啟動援助程序并建議以調解的方式來解決,由普陀區法院立案庭將案件分流給法院特邀調解員處進行訴前調解。調解中,張某態度堅決,一口咬定是王某照顧不周才導致兒子患病的。

入駐普陀區社會治理綜合服務中心的人民調解員組織當事人訴前調解.jpg

入駐普陀區社會治理綜合服務中心的人民調解員組織當事人訴前調解

  調解沒有成功,普陀區法院正式立案,案子由入駐中心的速裁團隊法官接手。王某以孩子法定代理人的身份,訴請張某承擔醫療費用70%的責任,并要求他每月支付生活費6000元。但張某只同意承擔少部分醫療費用,生活費最多也只承擔工資收入的20%至30%。

  入駐中心的速裁團隊法官和援助中心律師主動與張某溝通,從對孩子的撫養責任說到遺棄罪的構成要件,反復說服勸導。最終,當事雙方達成調解協議:張某同意承擔孩子之前的醫療費10萬元;每月支付孩子生活費4000元至孩子獨立生活時止;對今后產生的醫療費用承擔50%的責任。

  有了糾紛,走進中心就能一站式化解,在普陀,這種矛盾糾紛多元共治的聯動效應正在初步形成。2018年,社會治理綜合服務中心統一受理各類糾紛14496件,訴前調解1800件,法院收案下降14%,今年1至4月繼續下降32%,重大疑難糾紛調處成功率和履行率均達100%。

“掌上解紛管家”

  人回老家了,工程款卻沒討回來,2000公里的距離,該怎么方便高效地維權?夫妻感情不在準備離婚,兩人卻隔著一個太平洋,這樣的跨國婚姻如何結束?在浙江,這些都不是問題,因為老百姓通過“掌上解紛管家”——在線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平臺(即ODR平臺),便可享受咨詢、評估、調解、仲裁、訴訟五大服務功能。

  杭州董女士的女兒因肺炎住院,期間,鄰床的孩子出了疹子,細心的董女士立即向醫院反映,但未得到任何回復。2天后,出疹子的小朋友搬離病房,而董女士的女兒也出現了發燒出疹子的癥狀。“本來只是肺炎住院,醫院記錄上卻寫著‘肺炎、手足口病’,孩子為此多住了好幾天醫院,我在想,如果當時能夠及時隔離,可能情況不至于如此。”董女士希望醫院能對此事有個表態,并作出適當物質補償。董女士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在ODR平臺上發起了在線調解申請。2天后,她接到了來自杭州市拱墅區法院一名調解員的電話,調解員向她具體了解了事情經過等信息。調解的過程非常順利,最后的結果也令董女士十分滿意。

  據介紹,ODR平臺已經整合了綜治、司法、人社、建設、工商、法制、婦聯等部門共4.3萬余名調解員。截至目前,這個平臺已實現訪問量473萬人次,提供智能咨詢73萬次、人工咨詢6474次,調解案件47萬件,調解成功42.6萬件,調解成功率達90.6%。


沙尔克04劳尔 广东十一选五软件哪个好 天天乐百人炸金花棋牌 时时彩万能码使用 江苏时时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漏洞 双色球二胆拖9 重庆时时彩手机下载 pk10直播开奖赛车App 福彩3d就没有稳赚方案了吗 简单的二人扑克牌玩法 组三组六一起投注 百人牛牛最新版下载 双色球字谜 领航时时彩软件 时时 nba2k19技巧